割月如绛

爱与自由,你与温柔。

存的一些已经被删掉的文,自取。煤学纵贯线、梅子酒、步空末独……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EQ1pkg-1U548fSCF2-zCfg 提取码:jd7i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pSLN_uYkuD2yZBPNyngEoA 提取码:70g7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lstj3XliwYL58k8MgllxIQ 提取码:o61t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D8Jiv8C6gDiw3U5qE-ctsw 提取码:1o1s

【嘉逸】人形挂件
之前被屏蔽了,有些内容重新编辑了一下。

【逸泽】周末恋爱

“北京最近有点冷哦!”
敖子逸听到李天泽说的这句话,白了一眼天花板,下一秒又想到他看不到,于是回他:“说的好像重庆不冷一样。”
敖子逸要去北京训练,于是给李天泽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这个消息。像给男朋友汇报行踪一样,敖子逸在心里默默吐槽。天泽在电话那头很惊讶:“今天才星期四啊,明天没课吗?”
“对呀明天没课!”敖子逸皮了一下。
“敖子逸,你请假了?你们学校管的也太松了吧!才开学一周多……”
“哪有那么容易,普通学生请假要请假条,我也要,没什么特殊待遇。”敖子逸跟着李天泽的语气拗着蹩脚的普通话,他想,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你小子的重庆话教会了!
“我猜现在你的粉丝又在有奖竞猜你今天穿什么颜色!”
“李天泽,我们是不是很久没有拼过拳头了?嗯?”
“可不是有段日子了吗?爹……”李天泽大概能想象敖子逸正在电话那头摆弄自己那谁都打不过的拳头的场景,还是说出了心声。说完了突然有点后悔,爹这个词,貌似有点不可言喻的意味。
“叫什么爹啊,叫爸爸!”
李天泽不由扶额,他低估了敖子逸想当自己爸爸的心,为什么男孩子都想当别人爸爸啊……

约好周六晚上一起逛北京,李天泽挂断了电话。不知道会不会遇到粉丝,李天泽有点惆怅,又转念一想,没那么倒霉吧。在重庆的时候几乎每次出门都能遇到粉丝,重庆大概遍地是粉丝吧。真不习惯重庆的火热,火热的气候,火热的粉丝,还有,火热的敖子逸……他刚刚来到重庆的时候,第一印象就是重庆人的火热,对,这个重庆人,就是敖子逸。后来他知道了,只有敖子逸是这样的。他不是外向的性格,在北京学校同朋友交往也是淡淡的,乍然遇到敖子逸这么一个狂野奔放的山城男孩,着实是有点不知所措了。练习间隙,敖子逸非要拉着他逛公司,美名其曰怕他走丢熟悉环境,十八楼就那么点大还会丢?他是被动型人格,讲不出拒绝的话,何况他从小接受的教育也不会让他说出拒绝别人善意的话。是的,善意,他看出来了敖子逸的善意,对初来乍到的人的关爱,努力让他融入家族的善意。不过这关爱,似乎有点过头。他一直在他耳边碎碎念,讲了好多他同学的,家里邻居的,哦还有十八楼小伙伴的事,他真是叹为观止,十三年来第一次碰到这么自来熟的人。中午吃饭时,敖子逸会给他夹菜,他目瞪口呆,敖子逸还笑眯眯的说:“别不好意思夹菜哈,来了这里就是一家人了”还贴心的用普通话说怕他听不懂,天哪,他只是不喜欢那道菜而已。敖子逸话真的好多啊,不过大多不是他喜欢的话题。敖子逸找到了他的绝佳倾听者,李天泽。李天泽是那种别人讲话他会仔细听完的人,这是他从小习得的教养,哪怕听的是他不喜欢的话题,当然,他也没什么机会听不喜欢的话题,因为平常交往的都是合得来的朋友。贺峻霖说:“敖子逸他就是这个性格啦,他对每个人都是这样的,习惯了就好了。”
现在真的习惯了,他跟敖子逸的性格真的相差很大,最后关系居然还不错。受他影响,他的话变多了起来,真神奇。

敖子逸穿了件黑卫衣,他也穿的黑卫衣,这算不算情侣装啊,李天泽看到在约好的地点等他的敖子逸时心里这样想着。
“你怎么没穿那件红色的……”李天泽故意揶揄敖子逸,他想:自己真是被敖子逸带坏了。
“怎么小老弟,你想尝尝我的拳头什么滋味吗?”
又又又又,敖子逸又故作凶狠,又中二又让人想笑。
“小老弟,你这又是从哪儿学来的话呀?精舞门听多了?”
“怎么,你不是我弟吗?快,叫声哥来听!”敖子逸突然有些兴奋!
“我不!”
敖子逸一步一步靠近,可惜念念早拍完好久了,眼前不是那个会被米乐逼得步步后退的向南,敖子逸面前的是李天泽,个头比他高,想到这里就是一把辛酸泪。李天泽爸妈给他吃激素了长这么高?!明人不说暗话,他也想拥有。
“好了,陪我去买衣服吧,北京好冷我什么都没带。”敖子逸自己先泄了气。

李天泽现在有点方,敖子逸拉他进了试衣间,他想干嘛!他现在有点紧张,可能是职业病吧,要是被粉丝看到的话就糟了。气氛有点微妙,敖子逸凑近了,李天泽的心高速跳动着,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却迟迟等不来下一步动作。他睁开眼睛,敖子逸有点尴尬的嘟囔:“你太高了”不是的,他是害羞了。李天泽想起微博上龙女对敖子逸的解读,对于敖子逸这个人,要打直球才有用……于是他轻轻笑了笑:“要接吻吗?”微微低头靠近对面那张脸,睫毛微颤,两个人靠近了,敖子逸又笑起来了。他马上得到了解释:“你的睫毛太长了,弄得我脸好痒。还有,这种事,让我来!”
李天泽等待着一个久违的吻,然而敖子逸亲上了他的耳垂,刚开始他小心翼翼的触碰着,慢慢的开始吸吮,他的嘴唇好软,会是草莓味的吗?他的脚趾头蜷缩起来了,李天泽开始在心里想,敖子逸怎么突然这么会了。耳垂当然不够,小猫咪柔软的脖颈才是敖子逸的目标。是沐浴露的清香,李天泽的手腕本来被某只手紧紧的握住了,不知何时又悄悄放开,撩开黑色卫衣的后摆,顺着腰线一路摸上去,停在背中间轻轻摩挲。这样忄青 色的触碰还是第一次,“你里面没穿衣服”敖子逸在李天泽耳边轻轻说,李天泽有点僵硬的点头。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在这种地方,心里想的什么他也就这样说出来了。
“嗯。”敖子逸回答。

回到家的李天泽还是按捺不住狂跳的心脏,太刺激了,又喜欢又害怕,幸好全程没遇到粉丝。试衣间不是个相处的好地方,下次邀请他来家里好了,李天泽心里决定。

助理哥哥真的太宠我们敖叽和小49了,还给敖小逸理刘海,怕他热给他扇风,叫他小逸,我也想叫😂
以前再好,以后也是渐行渐远,珍惜当下才是最好的选择吧。所以泗逸才是会一直相互扶持走下去的伙伴,记得有个xjj算过命,泗逸的八字放在古代是要合婚的,天作之合啊!

【嘉逸嘉】视频聊天

    马嘉祺要被敖子逸气死了。
    现在是8月15号晚上十点,16天了,整整16天了,敖子逸都没找他说过一句话。这16天里,他和其它四个人忙着准备粉丝嘉年华新歌的表演,每天累的要死,回到宿舍打开手机,却看不到敖子逸有发来任何消息!他是在空调房里耍得忘了啥子都忘了吗?这十几天,他有跟其他人联系,比如小贺,比如真源,他们跟他聊天时语气跟往常似乎没什么不同,几句话中也隐约透出境遇不糟,何况小贺还参演了大IP凉生,怎么想未来也不会就此无名而终,真源从前也是让人很安心的存在,轮不到他来担心。倒是泗旭,居然主动来找他聊天。
    手机又有新消息,还是泗旭。
   “小马哥,我要来北京了”言简意赅的一句话。
  

  马嘉祺打开和敖子逸的聊天界面,划到表情栏,选了好久的表情包,自从上次敖子逸嘲笑他表情难看后,他上网搜了好多表情包,顺便视奸他超话存了好多图。也不知道怎么会有龙女这样皮的粉丝,超话里全是敖子逸表情包,大概是,饭随爱豆?他一直等着敖子逸找他聊天,好甩出自己的存货闪瞎敖子逸的卡姿兰大眼睛!选了好久,最后却点开了视频通话。马嘉祺刚点开就后悔了,万一不接怎么办?万一秒接怎么办?是的,他就是这么矛盾。
“对方手机可能不在身边,建议稍后再次尝试”看着手机屏幕里自己的大脸,马嘉祺有点失望,敖子逸没接……下一秒,马嘉祺眼睁睁看着屏幕里那个人的单眼皮换成了大大大大双眼皮。双眼皮的主人看起来气色不太好,他现在没去公司训练,是又熬夜打游戏了?这个猜测让他有点烦躁,他怎么,还是这个样子啊!
“小马哥,找你三爷我什么事”语气照样欠揍。
“没什么,好久没见了……”后面一句话他没说出口,感觉有哪点不对。
“你知道我们要去北京了吗?”屏幕里那张大脸突然正经起来。其实敖子逸脸是很小的,大概只有巴掌大点,粉丝爱极了这一点,他也是。很多人第一眼见他会感觉他和某位祖师爷十分相似,具体是哪位又说不出来,反正就是像。宋文嘉还没来之前,家族是十个人的家族。统一的锅盖头,让新粉和路人分不清谁是谁。那时饭圈流传着一句话,TF家族里面有长的像二字祖师爷的,有长的像三字的,当然更多的是像四字的,还有一种长相,就是他马嘉祺。他马嘉祺就是马嘉祺,不像任何一位祖师爷,是屠家之前从未有过的长相。而敖子逸的长相呢,是十分正派的,英气的长相,三庭五眼,小脸大眼睛,鼻子不凹不凸,少了一分挺拔,气色略显不足,但bling bling大眼睛又弥补了这一点不足。毫无一丝女气的相貌,也让敖子逸的俊俏变得没有侵略性,很少有人第一眼get到敖子逸的脸,更多人的目光被家族里美的张扬的人给吸引住了。很多人刚粉上家族时对敖子逸很有几分脸盲,这是马嘉祺深入饭圈视奸后得出的结论。但是马嘉祺觉得敖子逸长的挺有辨识度的,笑起来嘴巴张得最大那个人是他,眼睛最好看(他心里)那个人是他,刘海总是分叉也是他。还有一点很特别,敖子逸这个名字好听又好记,子逸,君子逸也,真是好名字。
“知道……”他怎么自己说了,马嘉祺一肚子气被这句话堵回来,心情真实错综复杂。
“是我让泗旭跟你说的”
“啊,啊!”屏幕前的敖子逸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马嘉祺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懂他了。“敖子逸,敖子逸!你出画面了!”
“就这么说!哎呀你不知道最近重庆好热哦,站在外面的地上我都怕我拖鞋烫化了……”敖子逸不肯把脸放入画面,嘴上却是说个不停。
这跟语音通话有什么区别,马嘉祺心里腹诽,却又觉得这样挺好的,屏幕那边敖子逸还在絮絮叨叨他的暑假生活,微微发烫的手机让马嘉祺心里有了一丝冲动。也许……
“敖子逸,”他打断他,“我们明天还聊吧,就现在这个时候,我有空”他没有提见面,心里也知道不可能,不说时间问题,就楼下阴魂不散的ss也够了。
“我没空”
哦豁——不知道为什么马嘉祺脑子里出现了这句话,请自行脑补重庆口音。敖子逸是真的很会吧,他大概有点明白那个敖的粉丝为什么会爱他爱的不得了了,他真的很会。很会把人的心捧起来,又轻轻巧巧的放下,又不放到地上,就握在手里,用一双大眼睛斜睨着你,好像在说,我知道你爱我爱的要死。
“你有什么事?”还不是躺在床上玩游戏,只有我累死累活每天训练。马嘉祺有点不高兴,他就这么直接拒绝了。哦不,他要来北京了,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安排。但是聊了这么久,还是只知道他要来北京这一个信息,都不透露点其他的消息。
“……”
马嘉祺问了一个终结话题的问题,这个视频通话最终潦草的挂了,都没互道晚安。

翻开和泗旭的聊天记录,往上划划划。其实泗旭平时并不是粉丝在镜头里看到的那样,他们私底下会看公司放出来的镜头,以评判自己的表现。镜头里那个泗旭看起来安静话少不合群,还有一丝叛逆。事实上他眼中看到的泗旭是个皮孩儿,对很多东西感兴趣,经常逮着一个新玩意儿就玩半天,话多起来跟敖子逸,哦不,还是比不上敖·话包子。最重要的一点,十分喜欢唱歌。他会经常给他发来歌曲的链接,让他听,最初他还认真写自己的听后感想,但是他发来的歌太多了,马嘉祺感觉每首都写感想就像那啥,写作业一样。于是他找到泗旭,泗旭歪头望了望他,憋着笑:“我就是让你听一听呀!你写一大堆话干嘛呢。”欠揍的程度跟某人有的一拼,马嘉祺忍了。

都是些很平常的话语,看不出什么来。但是他们来北京,一定有什么事。是为什么而来呢?想不明白的事情,就查嘛。怎么查,上微博。马嘉祺现在有点迷上视奸的感觉了,因为他发现,有些消息,粉丝竟然知道得比正主还早。登进微博小号,进家族超话看了看,什么消息都没有,还是唯什么等什么那一套,没点新东西。他在搜索框输入敖子逸三个字,下面就有“敖子逸航班”这个词条,点进去,行程果然已经出来了。【敖子逸陈泗旭8.16重庆飞北京】下面实时微博也是不明真相的粉丝:“怎么回事,敖叽49飞北京,狗屠做人了?”“不会又是骗人的吧,有人盗用他们信息买票?上次小贺……”“问一问有没有明天去接机的小姐姐,我们面个基啊”啊什么有用的消息都不知道,马嘉祺有点失望。点进嘉逸超话,有个帖子引起了马嘉祺兴趣。是一张动图,文案配的是爱的抱抱。下面一堆人评论:“嗷嗷嗷我的入坑点”“统计一下有多少人这里入坑的”“妈呀小年轻谈恋爱这么甜的吗?”“嘉逸🔒了,🔑我吞了”哦,是神无月那次,正片里他和敖子逸到最后也没抱上,其实花絮里是有抱过的,被下面嗷嗷待哺的粉丝录下来当糖吃了。其实那时候,他真没想到别的什么,神无月氛围挺棒的,大家游戏都玩的很兴奋,那个抱抱,是个意外,现在想起来,倒有点小怀念。再逛下去怕不是要成cp粉,马嘉祺赶紧退出微博。
晚上躺在床上,望着头上黑黑的天花板,马嘉祺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今天敖子逸全程用的是标准的普通话,没有说着说着变重庆话,也没有像他以前一激动就说川普。好像有什么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虽然未知,但是看起来很好。敖子逸这个人总是在你以为他脑子有坑的时候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他心里有数,真好,原来他没有停下脚步,自己不用努力向前奔跑的时候不时回头看,因为那个人一直在身旁。

【嘉逸嘉】聊天

  想看文,但是好多太太都不更了。我只能自己动手,我大概是全网最后一个入坑的嘉逸er吧。

  今天是7.30号,难得休息半天。十个人的微信群已经很久没有消息闪烁过了。
  自从719以来。
  马嘉祺刷着手机,看着不同的消息,一一回过之后,又划到下面属于十个人的群,看着界面开始发呆。人生算是开启了一个新篇章,过去也未就此斩断。还会和前队友有联系,姑且称作前队友,毕竟是曾经走过一段路程的伙伴,今后要渐行渐远的陌生人。会聊一些各自的近况,作业做完了没,什么时候开学,不痛不痒的一些话,似乎和从前一样,又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手一划,划到同敖子逸的聊天界面,记录还停留在自己问他什么时候开学,而他敷衍的回搞忘了那里。现在是晚上20:32,敖子逸这小子怕不是在吃鸡,现在去找他估计看不到消息。过后再看到的话估计也不回了,真尴尬。马嘉祺是个怕尴尬的人,过期消息没回杵在那里会让他非常难受。心里这样想着,手上却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出去,卧槽,我的手怎么不听使唤?

敖子逸刚刚吃完饭陪爸妈遛弯回来,准备洗洗睡了。并不是,洗洗躺床上吃几回鸡。进浴室前拿起手机刷了刷有没有新消息,咦,还真有。马嘉祺发来一个微笑。还是百度输入法自带的那个微笑,丑死了。
“小马哥,你换个输入法嘛,这个表情丑死了!(๑‾᷅^‾᷅๑) 嫌弃你”

马嘉祺错愕的看着消息框,怎么回事,居然秒回,还嫌弃他的输入法。不过心里突然有点安心,还是以前的味道,不过上次问他开学的问题他怎么那么敷衍啊。
   “那三爷你给我推荐一个撒”跟那帮重庆人待久了打字都带上了一股重庆味,看着自己下意识打出来的最后一个字,马嘉祺不禁有点感叹。
     “你个人多试试撒,多用几个斗晓得哪个好了”
     还是一贯的不着调,马嘉祺摇摇头。其实训练到最后的阶段,哪些人能出道马嘉祺心里已经有数了,他向来聪明。自己是稳的,看旁人便有一种旁观者清的惬意出来。对于敖子逸,他心里也是有模模糊糊的感觉,大抵是出不了道,做不成队友的。但心底总是有一丝庆幸,以敖子逸同自己差不多的人气,公司不会舍得放手的吧,大概,也许,能挤进最后一个名额,出道后无非少分几句词,那样他的粉丝估计得不少闹腾,闹腾也没用。很想和他一起出道啊,非常想。他知道,丁程鑫也非常想。丁儿和敖子逸是认识五年的好朋友,关系公认的好,而他来了不到一年,就融入了其中,在粉丝眼里成了丁儿关系最好的人,和丁程鑫的cp超话排名一度超过竹马。cp这个东西,马嘉祺倒是不反感,公司曾安排了李天泽做他的相方,staff要求二人在镜头下多作交流,以满足镜头前那些女孩儿们的可爱幻想。这不是什么难事,何况他本来同李天泽关系就好,其实他同每个人关系都不坏。同是新来的,都有从小在娱乐圈外围摸爬滚打的经历,每回来重庆时都住宿舍,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李天泽普通话好,这让刚来重庆身边被各式川普包围的马嘉祺感到十分亲切,这几点数下来,关系想不好都难。
    后来,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公司不再推这对cp。马嘉祺心里是十分赞同的,有时用小号上微博视奸粉圈时,看到某些言论,心里也不由暗道疯魔,十分刷新三观。

    敖子逸没有再回消息了,哦不,其实是自己没有回他的消息。马嘉祺不知道要跟他聊什么好,他开始有点埋怨敖子逸,平时不是话很多吗,没话找话是他的强项,有他在的地方绝对不会尴尬,他是不是,心里别扭了,不想跟自己说话。是,又好像不是,他好像跟从前一样,别扭的是自己。他其实只是,太糙了。

    对于敖子逸这个人,马嘉祺是十分喜欢的,这个喜欢同理可以套在十八楼的任何人身上,不过敖子逸是最喜欢。跟他待在一起十分舒服,话很多,又带有一股子去不掉的重庆味儿,他喜欢听他讲话。其实最初不是这样的,马嘉祺喜欢安静,喜欢听人说标准的普通话,但是待久了,他就爱上了重庆话。他开始觉得重庆的一切都非常可爱,重庆的夜景很美,重庆美食很好吃,重庆的敖子逸非常可爱,他带有口音的普通话,他头上的呆毛,他亮亮的眼睛,真是奇怪,看着他的时候心里感觉毛毛的,就像,就像,上次见到和他跳舞的那个小女孩后的感觉一样。见面互通姓名,她叫文淇。那次和文淇跳过舞后,同伴调侃他在别人走了后还一直想着她,那时候的他不是心事被揭穿后的困窘,而是心里一枚还没发育成熟的种子被人硬生生拔出来,使人不设防的发愣。可惜后来再也没见过文淇,有些心思,即使曾经有,也淡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是那一天。二人一起走机场,都带着口罩,身边围满了狂热的姐姐们,个个举着长枪大炮或者手机,挨他们非常近,近到他不舒服的境地。那时他刚来不久,即使从小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对于这种场面,他确是不知所措的。哇塞,一回想那天,马嘉祺简直想要像敖子逸的女友粉一样大叫:“卧槽卧槽,敖子逸好帅好man!我要嫁给他!”oh no,这绝对不是他本人!但是,敖子逸那天走在前面为他开路的场景,的确是,帅,帅呆了!敖子逸私底下人真的没话说,但是舞台上业务能力,马嘉祺是真有点看不上。虽然他舞蹈比自己好,但是唱歌真的太烂了,简直没一点天赋,还不努力。马嘉祺就没见过几次敖子逸上声乐课!虽然说好像是有原因的,进家族之前,他有看大家以前的视频,好了解一下自己以后会相处的伙伴,他一直是个妥帖的人,虽然视频太多,他没有全部补完,但从粉色弹幕的只字片语中他也能大概了解从前发生了一些什么事。但是观众哪有闲心了解你发生了什么事,他只看你最终呈现出了什么样的舞台。所以马嘉祺对敖子逸,其实是有点恨铁不成钢的。他想要他和自己一起进步,一起,出道!在十八楼训练的时候,他也是有撞见过敖子逸偷偷练习唱歌的,其实他音色很好听,就是节奏不好,音准有问题,是可以克服的,每次上舞台敖子逸表现的都不错,可见私下是狠狠练过,可是,还不够,要出道,得拿出更多来!马嘉祺再也没有撞见过敖子逸练歌,他想,大概是他不好意思吧。

  “马嘉祺,你会唱一首歌吗?”
  “什么歌?”敖子逸居然又发来了消息!!没叫他小马哥,叫他马嘉祺。他喜欢他叫他马嘉祺,他也喜欢在心里叫他敖子逸,虽然两个人都互相小马哥三爷的称呼。敖子逸这个名字,很好听呐。
“《我要你》”
    马嘉祺心中一动,“为什么想起这首歌,不是你的风格啊。”
    “还不是我妈,让我陪她看了那个电影《馿得水》,听了这个歌,还挺好听的。”
    “我会”
    “哦,那你听一听哈,好听的,要听任素汐版本的哈,她是原唱。”
马嘉祺有点懊恼,敖子逸提起这首歌是不是想让自己唱给他听啊,结果自己一句话就把这个可能性给否决了。又想,敖子逸那个猪脑子不会想到让我一个大男人唱歌给他听吧,好,好奇怪,是我想太多。

敖子逸看了看手机,20:54,马嘉祺个磨磨唧唧的回个消息真慢,真是个猪脑子,聊个天忒不爽快,打扰我吃鸡。聊天终结者,没意思!
“三爷我下线吃鸡了,勿扰”
马嘉祺看着屏幕,果然赶着去吃鸡,不是要我唱歌啊。
  放下手机,马嘉祺又开始发呆,他不喜欢玩手机,也对游戏没兴趣,偶尔会上微博看看粉丝们对自己的评价,平时这个时候他会看看书,当然不是教科书,而是世界名著。倒不是所谓的装逼,他是真喜欢看书,他相信书籍可以带给他一些重要的东西,大概是粉丝所爱的气质吧。可是这个时候他不想看书了,就想发发呆。他想起刚来家族时,自己是小心翼翼的,本来以为竞争激烈,气氛大概很微妙。没想到居然是难得的和乐融融,这里的少年们脸上都是未经事的稚气,受影响,马嘉祺也卸下了原本的防备,融入了其中。原来的小孩很照顾他,没过多久熟悉情况后,马嘉祺就变成了照顾别人的角色,他喜欢这样。敖子逸算是家族里面存在感最高的一个人,天天找人拼拳头,行事间带有少年人特有的中二气息,一起聊天时又是气氛调节者,很多稀奇古怪的梗。马嘉祺虽不见得对他的每一个梗都感冒,但受于敖子逸的情绪烘托,十回到有八回他都被敖子逸逗的前俯后仰。他开心时喜欢用双手捂住脸,只露出一双眼睛来,这点被粉丝察觉到后,觉得他很可爱。和他一样的还有丁程鑫,对敖子逸的每个梗都能迅速接下并做出反应,真是羡慕他们之间的默契啊。

   他和敖子逸有cp粉了,虽然不多。那些可爱的女孩们像显微镜一样观察着每一个镜头,试图抠出
糖来。她们做到了,敖子逸害羞时喜欢双手捂脸,只露出一双眼睛来,简直跟马嘉祺一模一样。
  发现自己开始有点在意敖子逸的时候,马嘉祺有反思过。最初他想,我可能是羡慕吧。敖子逸笑起来真好看,恨不得把自己全部的牙齿露出来,脸上的肌肉最大限度的撑开,显示着主人有多么的快乐,我可做不到这么放肆的大笑,他想。而且敖子逸好像没有烦恼,只是好像,因为有时候练舞累了敖子逸会放空发呆,但是有人注意到他时他会瞬间变回那个元气满满的敖三爷。
   想到什么,马嘉祺又拿起手机,打开音乐软件,搜索“我要你”,点击播放。下次一定,一定唱给他听好了。下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呢?
  

不应当,你只是一个小朋友。